舊版 手機版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文藝薈萃
我的故鄉 我的深愛
2020-01-02    王宏波    黑龍江林業報

  序言

  我背負著家鄉,行走在文學的道路上。

  我的家鄉不是平原的村莊,不是繁華的都市,而是森林浩莽的林區。

  這里有青青群山,這里有森森林海。

  1959年,我出生在小興安嶺腳下、諾敏河畔的綏棱林業局。

  在我的童年,那是滿眼化不開的綠色,就連那溢動的空氣都是滲著濃濃的綠色。

  在這里,我的心中生出了對大森林的無限熱愛和深情眷戀。

  在我離開這里的時候,我帶走了他的一切。

  幾十年間,我的耳畔常常響起童年河水一樣清亮的笑聲和孩童雙眸般清澈河水的淙淙流淌。

  幾十年間,我的眼前常常浮現出大山的連綿、森林的蒼郁,還有那一趟趟苫著金色茅草的職工家屬房,還有那一條條彎彎曲曲通向大山深處的黑土路。

  幾十年間,我的夢中常常充溢著家鄉的味道,那是林海的綠色、是森林小火車的笛鳴,是貯木場山一樣高的原木垛,是制材廠大鋸下飛濺的鋸末、是家里煙囪散出的柴禾味、是大鍋里飄出的玉米味,還有鄰居家大醬缸的醬香……

  這些啊,這些,使我全身的熱血涌動,使我一腔的激情沸騰,我拿起筆——為家鄉,寫出我的思戀;為大森林,唱出我的贊歌!

  今天,我回到我的家鄉,在變化中尋找童年的一切。

   

  

  林區的路

  林區的路坎坷難行!

  林區的路平坦暢通!

  這就是黑龍江重點國有森工林區道路發生巨變的真實寫照。

  在我兒時記憶中印象最深的就是——路。

  那是什么樣的路啊?

  在一趟趟“拉克辮”、茅草房的中間,是一條條狹窄的土路小道,冬天大雪一下鋪平了路面,雖然走在上面發滑,但撒上一些爐灰還算平整。可是,正月十五一過春風潛入,堆積一冬的冰雪便開始融化,路上的積雪化為淙淙溪流,嘩嘩啦啦地淌進路邊的壕溝,路泥濘難行……等路好容易干了,雨季又到了。小雨里,路被浸潤的像一個爛泥潭,走在上面粘的拔不出腳;大雨里,路上滿是積水,和兩邊的壕溝平槽,人得拄個棍子邊走邊探,惟恐一不小心栽溝里……

  那時,我和姥姥姥爺一起生活,住在林業局西頭木材加工廠,第三小學校在東頭的森鐵處,中間大約有五里地。每當雨天就慘了,我頭上披一條麻袋遮雨,把鞋裝進書包,赤腳走在上學的路上。

  拉原木、運板材的馬車、牛車,把路碾壓得“開腸破肚”,有的車轍深達半米,像一條小河綿延數里。車老板背靠原木站在馬車上,一手緊攥著轅馬的韁繩,一手搖晃著拴著紅纓的大鞭子,在陰翳的天空下,甩著如春雷般的炸響,驅馬拉車在泥濘的路上,稀里嘩啦地奔跑,馬蹄嘚嘚,泥漿四濺……

  我在路邊一呲一滑地走,快到學校了還要趟一條河。

  這條“河”在平時是路的一段,因為地勢低洼,一下雨便積水“成河”,水流兇猛打著旋兒,還發出嘩嘩的聲響……我高高卷起褲腿,一手把著頭上的麻袋,一手擎著書包,小心翼翼地邁開雙腳趟水而行,上了“岸”走進校園,找一處干凈的積水,洗濯雙腳,穿上鞋子,在當當的鐘聲里,跨入溫暖的教室……

  1971年初秋,在一個雨后的日子,我踏著泥濘的路離開了綏棱林業局。

  在回到哈爾濱的最初幾年,綏棱林業局那泥濘不堪的路常常出現在我的夢境。

  1976年,我參加工作后幾次回到綏棱林業局,每次我都看到那使我神牽夢繞的路都在悄然地發生著變化。

  在二十一世紀初年,林業局的主干道實現了水泥路面,巷間的路況也得到改善,告別了“沒有媳婦行,沒有靴子不行”路況,晴天,不再是“揚灰”路;雨天,不再是“水泥”路。

  近十年間,綏棱林業局的路實現了徹底革命,全部建成了硬化路面。主干道是寬闊柏油路面,上面有黃白相間的各種交通標示,在雙向車道中間是綠色盎然的生態島,在道路兩側是鋪著步道磚的人行道;在樓宇間的空地上,一條條水泥鋪就的甬道延展到朱亭、樓閣、花園深處。從山下通往山上各林場的路,也不再是砂石路面,而是一條條白色的水泥路,像一條條白色的銀帶飄向大山的密林;山坳里的林場,那一條條、一段段的路,有的是白色的水泥路,有的是黑色的柏油路,它們都是山里人的致富路,林業工人把在大山里采擷的山貨,通過這些路運到山下,送到全國人民的餐桌上……

  綏棱林業局的路發生了巨變,那僅是整個黑龍江重點國有森工林區道路發生巨變的縮影。

  林區的路,在我的夢中不再坎坷、不再難行。

  林區的路,在我的夢中是一條閃耀金光——充滿希望的路。

   

  

  林區的房

  童年的時候,職工家屬房窗臺之下是紅磚壘砌的,之上是用稻草蘸著黃泥淌在立柱間擰成“拉克辮”,再在其上抹上一層層的黃泥,屋頂上苫著半尺厚金黃色的茅草,淺藍色的門窗套,鑲著明亮的玻璃,家家的煙囪飄著縷縷炊煙……

  今天,我來到曾經的駐地,那一趟趟的茅草房早已在棚戶區改造中消失。

  現在,這里是一片斷垣殘壁的廢墟。

  我靜靜的站在這里,只有夏日的陽光下風在悄然吹過。

  我的思緒穿越過時空,回到那些還那么鮮活的歷史中間。

  我仿佛站在小興安嶺上,從遠處放眼望去,那一趟趟排列整齊的職工家屬房橫亙在森林、河流旁,大人的忙碌,孩子的玩耍,鴨鵝的呱呱鳴叫,狗的機警,雞的閑適……這些都是似詩似畫。

  這些深深地銘刻在我的記憶里。

  那時,我和姥姥姥爺一起生活,住在木材加工廠的家屬區。

  那趟房一共五家,每家有一個院子,我每次放學回來,就吱呀一聲拉開家門,一步邁進去是“外屋地”,也就是現在我們所說的廚房,右面是碗櫥、水缸,左面里頭是鍋臺,上面是一口大鐵鍋,那里常常冒著乳白色的熱氣,姥姥扎著圍裙,一臉熱汗,正在忙著做飯,她常常是攏一把有些蓬松了的頭發,說:進里屋寫作業去!

  我進屋把炕桌擺上,從書包里掏出書本,寫老師布置的算數、語文作業……

  嗚!嗚!

  木材加工廠的汽笛響了起來。

  這是下班的點到了。

  不一會兒,姥爺帶著一身清新的木頭味回來了。

  姥爺是八級木匠,在林業局具有至高的聲譽。

  飯后,姥姥倒哧著一雙小腳,里出外進收拾碗筷。姥爺站在炕沿上,把吊在棚上那盞燈泡的電線放長,把電線搭在橫懸在頭上晾毛巾的木竿上,讓散發著昏黃光亮的燈泡離我們再近點,然后我和姥爺躺在炕上,借著這燈光,姥爺為我念小人書、畫本;有時聽屋角掛著的那個小喇叭,正在轉播的中央、省廣播電臺和林業局廣播站辦的新聞節目,這些就是我的文學啟蒙吧?

  ……

  我放眼,越過這片廢墟,在前面是一幢幢樓房。

  它們的造型各異、顏色各異,在綠樹的掩映里,好似點綴在林海里盛開的花朵。

  我的家鄉,在森工林區七十多年的開發中,一邊生產,一邊建設,在黑龍江省森工重點國有林區社會管理、公共服務中走在了前面。

  這里的廢墟,在不久的日子里也將矗立起一幢幢的樓房。

  我的家鄉,在改革發展中實現了城鎮化;

  我的親朋,在改革發展中告別了茅草房,住上了樓房,過上了城市人生活。

   

  

    林區的板障子

  那些圍在一趟趟茅草房一家一戶的板障子呢?

  我在記憶里尋找。

  板障子,顧名思義是用木板夾成的圍墻。

  那時,每家的正門的板障子都是用統一規格木板釘成的,院門一般在兩邊的門柱上是一個三角形的門樓,大門是厚重的;后院的板障子是用各種各樣的木材夾成的,有的木桿在那里經過幾場雨水還會生出翠綠的新芽。家與家之間的板障子那就是大寫意似的豁牙露齒,那是為了便于鄰里間的說話嘮嗑。

  今天,那些板障子隨著茅草房的消失而消失啦!

  我在林業局繁華的街道走進那些久已廢棄、正待開發的老區,終于,我在這里找到了那些久別的板障子。

  我激動得要奔跑過去,但不能啊,不能,我怕驚擾了它們寂寞多年的沉夢。

  我輕輕的走近它們。

  它們,已不再年輕。

  它們在歲月的風蝕里早已蒼老。

  我伸出手,輕輕撫摸它們那一絲的木紋、一縷的纖維,我在心里說:你們也老了!

  我的雙眼噙滿了淚水,那是因為我對你愛的深沉!

  我佇立在你的面前,看到你的滄桑,心中怎能沒有憂傷?

  但是,在這陽光里,我聽到了在你心中發出的笑聲!

  那是——我們對于歷史的共同回想。

  板障子記住了林區人的友情。

  那時,鄰里間做了一頓好吃的,就會在家里高聲喊一聲:隔壁的,在嗎?

  那邊應聲道:在哩!

  這邊的端出一個二大碗,從板障子的縫隙間遞給那邊……

  板障子記住了林區開發的歷史。

  伐木者,在下山后把開山的大斧、伐樹的彎把鋸還有油鋸別在板障子上,讓小興安嶺的冷月褪去它們伐樹時的熱度……

  板障子記住了林區人戰勝困難的精神。

  當大森林出現資源銳減的時候,林區人為了保護生態環境,早出拿扛起種樹的鐵鍬和鎬頭,晚歸把鐵鍬和鎬頭依靠在板障子上,讓夜風吹去它們的疲憊……

  唔!板障子,你雖然不再,你卻是我真誠的朋友!

   

  

  林區的小河

  在我心頭常常有一條小河流過。

  這條小河幾回回在我的夢中漴漴流淌,它的水波清澈閃亮,映照高天,映照白云,映照群山和林莽,也映照林業工人的粗獷和豪邁,還有我的童年時光……

  這是我的故鄉的小河,一條不知名字的小河,可我對它是那樣的夢繞神牽。

  三十年啊!我回到故鄉,想看一看我的小河!和它呢喃地說上幾句深情的問候!

  可它呢?

  我在金色的太陽下面,尋找它的蹤影。

  你在哪里啊?我的小河!

  回答的只有太陽下一片密集的建筑間,刮過的一陣干燥的風塵。

  我的雙眼噙滿了淚水,我的小河那清波、那微瀾,以及我的童年記憶瞬間涌上心頭……

  小興安嶺深處樹木蔥蘢,怪石嶙峋,一股股閃著銀亮的溪水,唱著歡快的歌聲,從高山之巔汩汩流下,它們啊幾經砥礪在森林間形成了無數的河流。

  我的小河啊,就是它們其中的姐妹或弟兄。

  它蜿蜒而行,在山腳下畫一個幽曼的弧形,把林業局這塊不大的平原分成南北,再舒展起它美麗的腰身向西流淌。

  這里是我童年快樂的天堂。

  春天在冰雪的消融中,小河露出了它那婀娜的身姿。晨光下,我來到它的身邊,早春的風簌簌地飄過,送來了遙遠地方青草的清馨,沁入心間頓覺世界的盎然。

  我走下岸旁來到河床,冰封的河面已經開始融化,那一股股清流可能是經過了沉寂的一冬,此時煥發出無限激情在冰塊間淙淙流淌,把那覆蓋它們一冬的冰塊浣洗的更加剔透和晶瑩。

  小河的上游,那座木橋像一座黛色的山嶺橫跨兩岸,一輪殷紅的太陽懸在它的上空,給小河洇染一片玫瑰花的柔情。

  夏天的幾度風雨,使小河變得時而馴良,時而奔騰。

  小河的兩岸是高高的土崗,幾棵參天的楊樹、榆樹和白樺,向河面傾斜著粗壯的樹身,那茂密的枝葉給河水投下森林的翠綠、陽光的斑斕。

  麗日風和的時候,我蹲在河邊,看河底的黃色的沙礫,是那么的細膩,不同顏色、不同形狀的鵝卵石,經過水的沁潤是那樣的鮮亮、那樣的艷麗、那樣的動人心魄,精靈一樣的魚兒、蝌蚪在淺淺的河水里自由地游動,它們的眼睛有時會在極短的剎那間,折射出我的身影,甚至它們會躍出水面,向我揚起友善的目光……

  暴風雨來了,小河咆哮起來。

  河水以不可遏制的力量,轟鳴著一路走來,昨天還是窈窕的河床今天變成了雍容的汪洋。它們以雷霆萬鈞之力洶涌著、澎湃著……每當這時,我的心情充滿了無限的悸動,不顧姥姥、姥爺的阻攔,偷偷溜出家門趟著道路上泥濘,迅跑到我的小河邊和小伙伴們在岸上追逐著奔騰西去的河水,盡情地呼喊著、放聲地歡笑著……我們稚嫩的、充滿憧憬的聲音,沖上天穹仿佛在烏云間撕出一道裂縫,一線陽光的金色撒在壯闊的河面上……

  秋風蕭蕭,樹木凋零。

  我的小河卻沒有悲觀、沒有嘆息,它仍是緩緩地不舍晝夜地流淌。

  岸邊的蒿草在陣陣風中漸漸變得金黃,搖曳的河水折射著秋日,給綻放的蘆荻生出幾許暖意。幾枚黃的、紅的、綠的、紫的落葉漂浮在幽藍的水面上,繾綣徘徊似乎訴說著離愁別緒,河水平靜地傾聽,以它蘊滿濃情的漣漪,給它們走向涅槃再生的力量。

  我走在河邊,它的清流碰到河中的巨石,仍是不屈地積蓄力量,它嘩嘩的歌唱著倔強地向它們沖擊,泛起一陣潔白的雪浪花……河水經過白樺柵欄,在貯木場山與山般的木材楞垛間,閃過一道銀光向西延宕。我走上山一樣的木材垛,站在最高的地方,目送它融入遠方的西河套子。

  雪漫漫地下,白了山嶺白了房屋。

  皚皚的雪,給我的小河也覆蓋了銀裝。它在兩邊那一趟趟紅磚墻、綠門窗的林業工人住宅中間,像一條白色的、飄動的緞帶,纏繞著、躍動著拂向大山和曠野,給小興安嶺的冬季明媚出一縷縷夏日山花的絢爛。

  我和小伙伴,在這冰封雪凍的小河上,揮著鞭子趕起狗拉的爬犁,迎著凜冽的山風,冒著打得人睜不開眼的“大煙泡兒”,在覆蓋著冰雪的河面上“嗖嗖”跑,只聽得滿是寒風的呼號、狗的吠叫和我們的笑聲……我們來到西河套子,在山跟兒下收揀出埋在半米深雪里的樹枝斷椏,裝滿一爬犁拉回家作燒火柴,一個小伙伴趕著,余下的解下系在腰間的“腳滑子”,綁在腳上的棉靰鞡上,雙腿使足了勁兒,爭先恐后地滑著,緊攆著“嚯嚯”前行的狗爬犁。

  我的兩耳生風,可是我能感覺到腳下河道上雪的柔軟,以及“腳滑子”上的鐵條與它的每一下摩擦,所發出的讓人心醉的聲響……

  當我們把滿載的爬犁推到冰天雪地的岸上,已是暮色蒼茫,月亮升起在冬天的小興安嶺上空。

  清明的月光下面是這條彎彎的小河。

  ……

  我的小河,你在哪里?

  我站在已經永遠消失的小河故道邊,在用心地尋覓——我的小河!

  那夜,我在滔滔的酒中醉去,在冥冥的夢中看到:大森林掀起了綠浪濤濤,我的小河在其間泛著清波在靜靜地流淌!

  翌日,熹微的晨光,照在小興安嶺的綠水青山。

  我的小河和更多的小河,不僅僅是在我的夢中,它們會在祖國的群山間、大地上,恣情歡唱自由地流淌!

  

  尾聲

  我在家鄉尋找,尋找自己記憶里的美好。

  那許多帶著鄉愁般的美好,隨著時代的變遷,已永遠地留在歷史中了。

  現在,我的家鄉經過森工林區七十多年的開發建設,特別是改革開放四十年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開始創造新的時代篇章!

  我是從連綿的小興安嶺深處走出的大山的兒子,我的生命基因里早已熔鑄了大山的風濤、森林的浩瀚,還有啊那山里人的粗獷、熱情。

  我會用我的激情和豪邁,為我的家鄉,為我的大森林,再唱一曲贊歌!

   2018.7.7于家中

   2019.8.20再改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免責聲明 | 網站地圖  
    中國龍江森林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主辦 咨詢監督電話:0451-82622425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文昌街66號 黑ICP備:05002205 政府網站標識碼:2300000013
       
       
广东好彩1最新开奖结果查询